年关碎语

鲁迅曾指出:“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我们正是有着太多冷笑的看客,而太缺这样肃然的看客。去年和星爷闲扯,论及自由意志是否存在。星爷淡然一笑,“这是个不确定的东西,但我们现在要相信自由意志,唯有如此,我们才有活着的理由。”无论从理论上怎么去论证存在的虚无,我们还是要活着,这就是答案。

2010 Review:私人史

“很多人过得很可怜,天天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然后他们就用钱买的东西来安慰自己,让自己忘掉不能做理想的事。我的情况不一样,我直接去做我愿意做的事,所以我也不需要拿物质的享受来安慰自己。有人说,他们也想做自己愿意做的,也想做自由人,不过追求这些而不追求(死后都要放弃的)钱在社会的眼光中是不可理解的。在我想不管别人的理解时,他们说”不行,你没有得到承认,也没有生活保障”。不过我认为:生命长远,可是为了得到社会的承认永远要做不愿意做的事,不如生命短暂,可是做了自己愿意做的事。” ——卢安克

2010 Review:年度阅读盘点

2010年过去了,我在这一年读的书中,国内的变多了,小说变少了,同时也多了一些新的类型。文学性开始转为实用性,从读书的角度来说,这并非什么好事,这说明我的心不再似以前那样平静,能沉下来读书的时间也变少了。新的一年还是要少上点网,多抽些时间读书。下面是2010年读过的感觉不错的书,就当一个Top10吧(其实本来也没读多少…)

印象史铁生

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起得很早,准备在图书馆看看书。刚到不久,接到了亭子的短信,一看竟是史铁生的死讯。当时我有点晕乎,在google上一搜没啥结果,再到twitter上一搜,才知真是如此。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本来还想等着他再写几本书的。铁生哥身体不是很好,透析是要经常做的,鬼门关也去了好几回,可竟然去得这么突然,脑溢血,让人猝不及防啊。其实也有挺久没读他的书了,此时他书上的片段和当时读书的情景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社交网络》乱想

进了大学之后电影就看得很少了,和周围的同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最近看的这部《社交网络》还是挺不错的。片中的故事自然是有些虚构,但要表现的东西还是能让人看到的。之前不太了解天才人物Mark Zuckerberg,看完之后让我兴奋不已。我觉得一双亘古不变的拖鞋就能说明这一切。还有他那不离身的本本,随时随地疯狂工作,包括片子开始不久的他创建facemash的过程(超喜欢这一段),哦,可惜我不是这样的人啊。

《结网》小感

鬼使神差地读完了《结网》,还认认真真地做了读书笔记。发现自己对产品经理的工作还是很向往的,虽然现在还是个门外汉。在平日里我其实是个很懒的人,互联网的快速更新和快节奏似乎不适合我,但其中无所不在的思维碰撞和交互又让我心动不已。互联网是信息的海洋,也是折腾的地盘,热爱互联网的人总是充斥着各种想法,意图改变世界。在社会秩序高度发达的今天,成为昔日那样的英雄变得更加困难,所幸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这个平台。我也希望在这样一个让人激动的平台上学到更多的东西。

Read More: 804 Words Totally

自由主义出场

自由主义的一个大前提是,人是自己的主人,在不影响他人的权利下,人有能力也必须自由地支配自己。Nozick反对通过高税收来达到财富再分配的目的。这种对个人财富的剥夺实际上是对个人劳动的剥夺,相当于个人为他人劳动,从本质上来说,人就沦为了奴隶。总之,国家或者其他权力不能违背个人意愿而强制进行财富的再分配。再分配也不一定要通过强制性的政策来进行,富人可以选择慈善事业来援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老男人们的聚会

原来那个在工体外暖场的保安唱的是许巍的《曾经的你》。据说这次来了5万,比较火爆,但跳的也就是内场那些人,毕竟场地有限制。黑豹没唱Don’t break my heart,我被赤裸裸地骗了。何勇开始跳了两把,后面比较平静,胖了嘛,《钟鼓楼》还是不错,和红磡一样,照例唱错一句词,他那三弦演奏的父亲更是让人感动。“永远的钟鼓楼!”何勇叫着,在现实的巨变下,这话多少有些凄惨。窦唯成仙,没了他的笛子,也没了他的人影。朴树绑了个西北农民的头巾,生如夏花。郑钧很活跃,但动作有点怪异,唱得很有气势。许巍,眯缝眼,人气比较高啊,蓝莲花我还挺喜欢。张楚老了声音还是那样独特,姐姐,蚂蚁蚂蚁,引发了一段小高潮。黄家强也绑个头巾,不再犹豫,光辉岁月。信这玩意唱的比谁都多,后面的女生尖叫,前面的老男人嘘声一片。唐朝的歌儿都很长,我只听过国际歌。预告汪峰的时候,观众们在轻唱《晚安,北京》,可惜他没唱,一首春天里搭着两首励志歌,倒也掀起了高潮。齐秦,酱油男。最后的老崔没唱经典歌的,只是叫上来一群女人乱舞,把一首歌念了七八分钟。总的来说,这是一群老男人的聚会。

Pages: 1 2 3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