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盛宴

其实足球只是一个青春的象征或标志,有人愿意为足球而死,就像有人愿意为革命而死。我喜欢这样的人,我是说他们愿意去死,为了他们所热爱的事,要知道,热爱生活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也想像他们那样,却又没有那突破的勇气。

在路上

最近依旧很忙碌,于是乎也没太多时间来发感慨。但发现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一边听摇滚一边学习,很振奋。为了呼应一周前的塞林格的那本小说,我特意听了这个叫麦田守望者的乐队,套用一句俗不可耐的话,那叫相当有感觉啊。这也是个老乐队了,咳,那时候的青春多恣意。我还在路上呢,看不到头,只是走着呗。

Pages: Prev 1 2 3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