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侧影

五四侧影
——读《北洋裂变:五四与军阀》





五四运动作为一场学生运动(后发展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本身并无多少看头,无非是“国家存亡之际”下民族主义的一次爆发。但在五四运动的背后则有相当多的东西可以挖掘。新文化运动的转折,激进主义的上台,军阀混战的序幕,国际形势的变幻……这些五四的侧影,大多被我们忽视,而正是它们让这场看似单纯的群众运动改变了之后整个中国的走向。

  • 从山东问题到巴黎和会

1898年,德国从清政府手中借走了胶州湾。对中国觊觎已久的日本在一战时加入协约国,趁机赶走了山东的德国人,占领了山东大部分地区。此时主政北京的段祺瑞也让中国加入了协约国。1918年底,战胜的消息传来,全国欢腾,大家纷纷以为中国从此能把那些不平等条约一扫而光。然而,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以顾维钧为首席代表的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和会上据理力争,以山东问题为底线,争取挽回一定的主权。可就连同情中国的美国总统威尔逊迫于成立国联的压力,也不得不权衡利弊,尽力讨好日本。中国人终在和会上终于铩羽而归,而美国人找的借口,则是1918年章宗祥关于山东问题的秘密换文。林长民接到在欧洲的梁启超电报后,把此事曝光,于是北京的学生就被这一把火烧起来了。

  • 皖系帝国的崩溃

游行的学生们要求当局罢免和日本密切来往的三个官员: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而大家心里也都明白,群众的矛头真正指向的是奉行亲日政策的段祺瑞。话说当年段祺瑞把张勋赶出北京后,成了再造共和的英雄,舆论上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巅峰之上,老段就想用武力统一全国,好实现他的霸业,但一直苦于资金短缺,无法建立起自己的军队。恰在这时,日本的新内阁对中国实行怀柔政策,由西原龟三经手,借给了段政府大笔的款子。段祺瑞通过西原借款得以组织起自己的皖系部队,挥师南下在湖南与湘军桂军交战。但艰难的战局却让段祺瑞感到失望。正当段氏嫡系部队屡屡受挫之时,曹锟手下得力战将吴佩孚屡战屡胜,立下大功。吴佩孚本想捞个好官,却没想到段祺瑞任人唯亲,把湖南督军给了无能的张敬尧。这下吴佩孚生气了,赖在衡阳不肯再前进。正好此时为段祺瑞南征的冯玉祥也来了个武穴吁和,不打了。北洋内部的缝隙已经出现,段祺瑞建立皖系帝国的计划搁浅。直到五四运动爆发,舆论纷纷指责北京政府,段祺瑞固然想尽快平息这场运动,但又不敢采取过激的镇压行动,就这样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1920年,湖南督军张敬尧在一次学生抵制日货的行动中处理不当,引起众怒,经报纸煽风点火,湖南群众遂发起了“驱张”运动,同时夸赞支持吴佩孚。吴佩孚趁此机会撤至汉口,湘桂军便把张敬尧打得落荒而逃,自此以后,直皖两系正式决裂,直皖战争开打。人心尽失的段祺瑞不久便被赶下台,他苦心经营的皖系帝国还未完全建立便已崩溃。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局势下,很多人没想到,五四运动就这样无形中促使了北洋的分裂,使中国进入了军阀混战的时期。

  • 五四与新文化运动

无论怎么看,五四与新文化运动都有着众多的关联。有人觉得五四促进了新文化运动的传播,有人(胡适)认为五四是对新文化运动的一场政治干扰。其实在五四运动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有意思的现象。当年很多鼓吹个人自由和民主的青年们在民族主义的大旗下却无视法律和个人权利。在抵制日货的行动中出现了很多对商家的暴力行为,还有很多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做出了很多过激行为,这实际上背离了“德先生”所推崇的理性。而且激进的共产主义正是在五四之后开始传播的,五四后,保守派,自由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同时在中国的大舞台上进行辩论和博弈。此一“左转”是否和五四有着关联?值得我们去思考。但五四之后,白话文的推广,新文学的出现,现代大学的建立等文化方面的变化还是十分明显的。即使五四这一偶然事件没有从根本上影响各种中国大地上思潮,至少也对其发展走向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