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乱想

进了大学之后电影就看得很少了,和周围的同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最近看的这部《社交网络》还是挺不错的。片中的故事自然是有些虚构,但要表现的东西还是能让人看到的。之前不太了解天才人物Mark Zuckerberg,看完之后让我兴奋不已。我觉得一双亘古不变的拖鞋就能说明这一切。还有他那不离身的本本,随时随地疯狂工作,包括片子开始不久的他创建facemash的过程(超喜欢这一段),哦,可惜我不是这样的人啊。

老男人们的聚会

原来那个在工体外暖场的保安唱的是许巍的《曾经的你》。据说这次来了5万,比较火爆,但跳的也就是内场那些人,毕竟场地有限制。黑豹没唱Don’t break my heart,我被赤裸裸地骗了。何勇开始跳了两把,后面比较平静,胖了嘛,《钟鼓楼》还是不错,和红磡一样,照例唱错一句词,他那三弦演奏的父亲更是让人感动。“永远的钟鼓楼!”何勇叫着,在现实的巨变下,这话多少有些凄惨。窦唯成仙,没了他的笛子,也没了他的人影。朴树绑了个西北农民的头巾,生如夏花。郑钧很活跃,但动作有点怪异,唱得很有气势。许巍,眯缝眼,人气比较高啊,蓝莲花我还挺喜欢。张楚老了声音还是那样独特,姐姐,蚂蚁蚂蚁,引发了一段小高潮。黄家强也绑个头巾,不再犹豫,光辉岁月。信这玩意唱的比谁都多,后面的女生尖叫,前面的老男人嘘声一片。唐朝的歌儿都很长,我只听过国际歌。预告汪峰的时候,观众们在轻唱《晚安,北京》,可惜他没唱,一首春天里搭着两首励志歌,倒也掀起了高潮。齐秦,酱油男。最后的老崔没唱经典歌的,只是叫上来一群女人乱舞,把一首歌念了七八分钟。总的来说,这是一群老男人的聚会。

历史会证明这一切

他们都说,那是一个无法复制的夜晚。自那以后,中国摇滚走过了它的巅峰,日渐衰落。多年以后,已经发福的何勇说道:“张楚死了,我疯了,窦唯成仙了。”当年的魔岩三杰现今则各有各的落魄,告别革命之后我们也告别了摇滚。很遗憾,我没有赶上那个时代,看了很多人的回忆,我也开始怀念起那些我并没有经历过的青春。那时的人们有愤怒也有希望和期待吧,年轻的孩子可以一边怒吼一边歌唱,可以扛着一把吉他走天下,他们为了真理为了正义绝不会抛弃哥们。94年的那个夜晚,窦唯一身中山装,儒雅迷人;张楚坐在凳子上安静地唱着,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蚂蚁没问题。而那天的何勇则是最为疯狂和激情的,海魂衫与红领巾的跳跃,也只有他,敢说四大天王除了张学友以外都是小丑。钟鼓楼毫无疑问是那晚的高潮,“三弦演奏,何玉生,我的父亲”“笛子,窦唯,窦唯”“今天的钟鼓楼,跟以前的不一样”“吃了吗?”“今后的历史会证明这一切”这些话如此令人难忘,它们同那些音乐,鼓点和蹦跳一起成了不再的传奇。

七宗罪断想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一些宗教的想法很极端,比如基督徒们认为骂人也是犯了罪行,因为当一个人咒骂别人的时候,心里就有了杀人的念头,在教徒们看来,心里所想和实际所为是同一的。原罪论在西方是有非常大的影响力的,而在中国这个缺乏宗教的国度,许多人便不能理解。昨天看了《七宗罪》这部电影,它具有很强的宗教意味。杀人者(John)的杀人行为在电影里是一种传道,七种惩罚对应七种罪行:饕餮,贪婪,懒惰,淫欲,骄傲,嫉妒,暴怒。而对于每一个被惩罚者,John都没有直接杀死他(她),而是利用这七宗罪让受害者自受其罚,也包括他自己(当然这里的嫉妒罪感觉也有点牵强)。片中的各种表现和场景都让人感到非常绝望,但如果John真正作为一个传道者的话,他自己则不会有这种绝望和仇恨,他的杀人只是为了警醒世人,不要背离神,要记得忏悔自己的罪。从一个基督徒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的未来会是美好的,所有的罪恶都会被消除,千禧之年,人和神将会和谐相处,这样看来这部电影的内容就是一种传道。但如果站在宗教之外来看(并不是不顾及其中的宗教意味,John在这里绝对不是一个疯子或仇恨人世者),这部影片展现给我们的是一片绝望,一方面不得不承认John说的是对的,另一方面也不知如何去拯救这人世的堕落。如果有神,那当然再好不过,但如果没有呢?有时候我们平时活着也没觉得什么异样,但从一个教徒的角度去思考的话,这个世界确实是异常罪恶的,这种极端往往显得更加真实,只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反而四处吹嘘人类的伟大。这点必须要警惕,无论信神与否,人存在于世还是要谦卑。至于人间的堕落,我个人认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救赎,也许我们还可以活下去,也许我们会死于自身。当然,我是不相信乌托邦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用超越来抵抗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