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观察(一)

 

天朝观察 2010年3月27日    第一期

 

发刊词


我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爱心日记》,我小时候很孤僻,便自己创造一个世界过活。后来改革开放了,也时常拉些人来玩,比如高考前夕的《金霞日报》,颇有意思。只是大学中还会有这样一群傻乎乎的细伢子陪我玩么?如若没有,我便又自己一个人玩吧。“天朝观察”这名字,只是为应景罢了,实在的意义很是寥寥,看官不必较真。周期就为每周一刊吧,我向来很怀疑我的坚持力,忘看官们多多包涵。再者,内容多为互联网上的泛滥信息,目的也就是为看官们提供些视角,当然,以后的变化我也无法料到。我这发刊词也就只能撑这么几句,豪言壮语什么的我也说不出,毕竟,我们都还过于渺小。

 

回顾历史,看清当代
来源:木遥的窗子

正如作者反复指出的那样,今天的中国远远还没有做好像历史上每一个迎接大变革时代的国家一样的「智识上的准备」,人们早已轻佻地抛弃了历史,对外部世界又充满敌视,而更关键的是对当下的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在本质上一无所知。

许知远的书我是没看过,但这样一篇博文还是对孩子们有些启发的。先不论作者所说的风格问题,我们看到天朝之内乃是群氓时代,当人们日趋远离思考和责任的时候,就是悲剧的诞生。不能寄希望与别人,这道理很浅显,却很难完全做到。

 

数学是个什么玩意
来源:Matrix67

闲着无事也看看数学,其实也挺乐的。

数学中,还有一个称为黄金角的数值是137.5°,这是圆的黄金分割的张角,更精确的值应该是137.50776°。与黄金数一样,黄金角同样受到植物的青睐。车前草是常见的一种小草,轮生的叶片间的夹角正好是137.5°,按照这一角度排列的叶片,能很好地镶嵌而又互不重叠,这是植物采光面积最大的排列方式,每片叶子都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阳光,从而有效地提高植物光合作用的效率。建筑师们参照车前草叶片排列的数学模型,设计出了新颖的螺旋式高楼,最佳的采光效果使得高楼的每个房间都很明亮。英国科学家沃格尔用大小相同的许多圆点代表向日葵花盘中的种子,根据斐波那契数列的规则,尽可能紧密地将这些圆点挤压在一起,他用计算机模拟向日葵的结果显示,若发散角小于137.5°,那么花盘上就会出现间隙,且只能看到一组螺旋线;若发散角大于137.5°,花盘上也会出现间隙,而此时又会看到另一组螺旋线,只有当发散角等于黄金角时,花盘上才呈现彼此紧密镶合的两组螺旋线。

黄金角大抵是这么来的: 360°*(1-0.618)。须知斐波那契数列的前一项与后一项之比的极限也是黄金数(0.618)。有人说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有人说这是磁场的影响。总之数学来源于自然,又回归于自然。可惜我们这些天朝的学徒学了这么多年的数学,始终不知道数学是什么,说白了,我们只学会了枯燥的计算。于是,许多人极其厌恶数学,咳,都是考试害的。

 

赠写作癖

来源:看得见风景的房间(这是一个系列,似乎博主还在继续翻译)

很多人喜欢写些东西,但却很少去想要怎么写,应该怎么对待写作(比如我),那么如下这些写作规则可能对你会有些帮助,当然你也可以把它们忽略,就按你自己的想法写。毕竟这只是一个借鉴。当然,它们也挺好玩的。

写你需要写的东西,而不是时下流行或你觉得卖得动的东西。

如果你用电脑,经常改进并扩展你的自动修正设置。我忠于我那狗屎电脑的唯一理由是,我投入了如此多的创造力,创造了一个文学史上最强大的自动修正文件。它构成完美,仅仅按几下键盘,拼好的词就冒出来了。“尼”变成了“尼采”,“摄”变成了“摄影”,诸如此类。——天才啊!

别吃任何屎,如果你能忍得住的话。

写作的主要规条是,如果你有足够的自信和信心,你就可以被允许做任何你喜欢的东西。(那或许既是写作的规条,也是生活的规条。但对写作来说,这绝对正确。)所以当你的故事需要被写下来时,就去写下来。诚实地写,竭尽所能地讲述它。我不确定还有什么其它规条。没有什么要紧的规条了。

避免派系、帮派、小圈子。一群人不能使你的写作变得更好。

 

新书速递

《四手联弹》

无意中发现了这本章诒和和贺卫方合写的书,而且是有图有真相,这让小D我很是期待。

章诒和
合作开始了!世俗,趣味,随意,是我们的宗旨。无政治,无思想,无锋芒,是图册的特色。他在新疆,我在北京,各写各的。他的题目,我不涉及;我的题目,他不过问。遇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合写一篇。写完交换一看,彼此大笑。
我的专业是戏剧,他从事法学。故我又对他说:“尝试一下,把我的戏剧和你的法学放到一个锅里去煮,看看煮出来的是什么?”小贺正色道:“煮出来的,便是‘戏法’了。”
人的一生,童年有游戏,中年有经历,晚年有回忆。其间自有许多变化,但人对自己的理解没有改变,对生活的基本态度和情感倾向没有改变。这是什么?这就是文化。它也正是我们写作的惟一缘由。

贺卫方
愚姐是戏曲文学方面的专家,本身即为作家,并以多部作品在汉语世界里树立了一种独特的文学风格,拥有大量痴迷的读者。我也是这读者群里的一员。现在读者居然登堂入室,跟她“四手联弹”,这是不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最后希望看官们能吃好睡好玩好,当然,别忘了读书阅世!咱下周见。
(画外音:MUSIC!“在那荒茫美丽马勒戈壁有一群草泥马,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草泥马戈壁,他们顽强勇敢克服艰苦环境。噢,卧槽的草泥马!噢,狂槽的草泥马!他们为了卧草不被吃掉 打败了河蟹,河蟹从此消失草泥马戈壁。”  哦,多美的景象啊。 )

5 Replies to “天朝观察(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