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观察(十)

天朝观察  2010年5月28日  第九期


  • 世界杯序幕

嘿,我突然想起了塞林格的短篇《既有愛也有污穢淒苦》,是不是很適合現在的情景呢?在日復一日的庸常生活中,我突然想起了世界杯,那個四年前躺在遙遠床上的佈滿了灰塵的夢。他該復活了,就在我又聽到這首《Waving Flag》之時。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是的,他開始了,四年前,我只能半夜擺弄著收音機,今天,終於可以和朋友看直播了,還可以去狂歡。這未嘗不是生活的意義,是的,我們可以偶爾拋開天朝的沉重束縛。

  • 乱整世界杯

記得傻大個在初中年代裡說過,世界杯,世界真的有好悲,如果对那些伤员来说,确实如此啊。

用Google Calendar的球迷們,快添加國人製作的賽程吧!
23kr1h85gn39c3hfemchqd085k@group.calendar.google.com
或者看這裡

这是排名

1 Brazil (1,611 points);
2 Spain (1,565);

3 Portugal (1,249);

4 Holland (1,231);

5 Italy (1,184);

6 Germany (1,082);

7 Argentina (1,076);

8 England (1,068);

9 France (1,044);

13 Greece (964);

14 USA (957);

15 Serbia (947);

16 Uruguay (899);

17 Mexico (895);

18 Chile (888);

19 Cameroon (887);

20 Australia (886);

21 Nigeria (883);

噢,我最愛的帕德和英格蘭隊,在零八年歐洲杯預選賽上攢的人品這回該爆發了吧。
不過英格蘭的鋒線,還是一幫老人啊。

說到足球,那必須少不了球王……貝利……的烏鴉嘴了。看看貝利對近幾年世界杯的預言吧,真不知道他這次會說些啥。
幾千年沒買過《足球週刊》了,想當年混跡於各種足球論壇,一櫃子的刊,收在相冊裡的球星卡,貼海報,不得不感嘆,真是人老了,球迷也當得越來越偽。但是在世界杯的日子裡,我還是要買刊啊,對,就是這本圖鑑了,以證明我尚未老去的心啊。

關於南非,鄙人不是很了解,大家可以看看“小龍”(呃…)的南非之旅:
传送门1
传送门2

唉,还有那些青春與足球的故事啊,让人唏嘘不啦

毕业了,又是四年轮回,好久没踢球了。脚背稳稳的放着一颗球是怎样的一种舒适惬意呢?!带球风驰电掣又是怎样的一个自由啊?!还有那些如今大腹便便走着都嫌累的家伙们如今是否会想起那些犄角旮旯看球的时光呢?!

世界杯來了,有人傷了,不過依舊還是有星光,當然,還有娛樂

日本队主教练冈田武史:“球队在世界杯的目标是进入前四名。”

朝鲜足协主席孙光浩:“朝鲜会赢得世界冠军。我们有伟大领袖金正日的支持,我们的国家队一定会建立丰功伟业。”

阿根廷主教练马拉多纳:“如果阿根廷夺冠,我就裸奔。”前主帅比拉尔多:“如果我们夺冠,在决赛进球的球员可以爆我菊花。”

法国队主教练多梅内克:“在最后一场热身赛中输给中国队,这的确令人有些沮丧,不过这毕竟只是一场热身赛,从现在开始我们要玩真格的了。”

德国队前锋克洛泽:“6月13日的首场比赛。我相信大家届时可以看到2002和2006年世界杯上的那个克洛泽。”

英格兰队长费迪南德:“我觉得自己被什么人诅咒了。”

意大利门将布冯:“世界杯很体面,但是这个球很不体面。”

在最後,沒事做的人不妨看看黃健翔的預測
對了,我也要和同學賭球的。

  • 开始前的小结

到處看看,自己畢竟不再是以前那個狂熱的球迷了,脫離了那個圈子,再次尋找的時候,總會有些失落,比如話語的失落,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想想以前初中的時候,經常在做作業時偷偷看《足球週刊》,現在卻已陌生。“並不是世界變了,而是我們變了”,隱隱約約記得《摩托日記》裡切說了這樣一句話,是啊,我已變,但這還是妨礙不了我的激情六月,但願能找著一些感覺吧,比如像四年前那樣,至少寫寫世界杯日記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