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观察(三)

 

天朝观察  2010年4月10日   第三期

 

本周创世纪

 

我承认自己很繁忙,甚至有时也有些茫然,但还是欣喜自己有喜欢做的事,有一些为之奋斗的小目标。有时静静看着别人忙忙碌碌地来来去去,也会觉得有些好笑。我又想起《我与地坛》中的那句“人真正的名字叫做:欲望”。欲望这玩意总是和人性混在一起,导演着人间的一场场剧目。有时觉得人活着没多大意思,却也从没想过去死,终归还是逃不出欲望的掌心吧,还是想看一看人间的色彩。“先别去死,再试着活一活看。”最近沉浸在历史中,唐德刚写的史真好看,当然,很多事反反复复,但总不能像个机器那样去活啊,人生在世,就是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太阳底下的新鲜事

 

与灾难共存
来源:梁文道

 

如果真有災難意識,那麼我們的小孩就應該像日本、臺灣以及加州的學生一樣不只知道地震發生時要躲在那裏,還要經歷定期的演習。如果真有災難意識,地方政府一定會有應急的定期對策,例如充足的對外通訊設施,以及相應的物資儲備。

 

容易發生水災的地方就要懂得水上的生活,容易發生震災的地方就要懂得在廢墟裏逃生。中國既然多難,就不該避諱災難、在抗災、救災的光榮裏忘記與災難共存的現實與謙卑。

 

我一直喜欢看灾难片,但若灾难就发生在我身边,我会知道该如何做么?在灾难日趋频繁的今天,道长这篇文章是很有现实意义的,防患于未然,很简单的道理,很普通的常识,只是要坚持做下去。

 

Geek的生活
来源:XDash

 

左岸读书前两天转载的这篇《不买彩票买保险?》,私以为并非该博客同类题材中最好的。相比用“数学期望”来从整体和宏观角度分析买彩票和保险的行为并将之归结于人的不理性,心理学似乎更符合购买者当时当地的情境和逻辑(顺便推荐两本书,《怪诞心理学》和《怪诞行为学》,前者更有趣)。

 


除此以外,绝大部分文章都值得咀嚼,如《笔记本就是力量》、《用强力研读书(上)》、《用强力研读书(下)》、《中国知识分子的素质神话》、《打游戏的三个境界》。

 

这里转载一篇《抢银行水平的演讲》,文中作者引用《The Talent Code》一书中,一名退役陆军用“军事思想”(我看更有geek精神)指导抢银行的案例,说明“这套暴力美学的精髓,是事先不厌其烦的准备工作。所有可能性都要考虑到,一切意外都有预案。最专业的高手从不指望临场发挥,随机应变是外人看见的一种错觉。”从前面这篇《RTFM》中,您或许可以读出我有多么欣赏这样的敬业精神。

 

美剧《The Big Bang Theory》实在是相当之火,说实话,我很羡慕Geek的那种生活,很有趣,又充满了无处不在的智慧,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时绝对不会觉得乏味的。什么?我为什么不是Geek?窃以为鄙人思维还差那么一点……

 

感冒的来看看,不感冒的来瞧瞧

 

自己看吧,总之我是很推荐,当然最重要的是预防,特别是现在这时节,提醒大家:春捂秋冻啊!

 

众言堂

 

小编非常荣幸邀请到了同班的才子三笑散人作文一篇,此人博览群书,能言善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真乃一枚新世纪的新军阀!本栏目收点小文,口味勿太重即可。欲投稿者请将稿件发至dxy3991118@gmail.com。想要蹭饭的请在邮件里注明。

 

读书
文:三笑散人

 


夜深,身外的万物皆沉寂了,只留我的心没有沉寂下去,或许是秉烛夜读让我的心澎湃起伏吧!每每打开小灯,照亮方圆不大的地方,沉浸于读物,或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的武侠;或辞藻华丽,文句优美的散文;亦或充溢智慧,满书哲论的哲学。浮躁的心终于多少的解脱了。

古人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是知的过程,行是识的过程,知识终究是读行的过程。读书,我知武侠那侠骨柔情的刻骨;读书,我知散文那无与伦比的美妙:读书,我知哲学那世界唯物的真理。读书,我置身武侠那淋漓的武斗场面;读书,我置身散文那朦胧的神秘意境;读书,我置身哲学那玄妙的自然旋律。读书……我收获了许多。某天,做了梦,自己读万卷毕,飘然如仙,俗物皆渺小了,模糊的不见了,唯有那书是醒目的了。终究明了古人“万物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箴言。读书是知的过程,读了才知何以贵,何以贱,何应取,何应去。

古人言:“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是知己,黄金屋是归宿。寻求知己和归宿竟是读书的过程。每每泡一茗清茶,捧一本好书,茶的清香,书的醇香总令人飘逸与神往。至精妙绝伦处,或切身体会处,亦或心有同感处,总有知己伴随的感觉,那么的深刻,那么的亲切,那么的甜蜜,总有归宿心灵的感觉,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朴实,那么的温馨。每每心烦意燥,不能自己的时候,游弋于字里行间,沉迷于文句词藻,总有驱烦散恼的药效,似若知己的规劝使我心归灵宿般的沉寂了。读书,是寻求的过程,读了才寻访了心灵的知己,才探求了心灵的归宿。

读书总是好的,令人心往的。梦想着某天,晴空下,青山旁,临碧水,依绿树,一个人,一本书,一香茗。
词曰:流水处,枫林叶,炊烟袅袅。荫草地,百艳花,读家闲然。日出作,日末息,何知今日是天朝。

昨已非,今将是,归去来兮。读贤书,怀圣德,居山水兮。

 

舍了名声买钱&舍了钱买名声
文:风撼斜阳

 

史铁生有一篇小文《笔墨良心》,写的是他和一开饭馆的小伙子的对话。那小伙子以为作家必比他阔多了,老史则向小伙子坦言“一万字三百块”。

 

小伙子沉默一会,眨巴着眼睛可能是在心里计算,一支烟罢坦然笑道:“可您别忘了您卖的是笔墨,咱卖的是良心。”我听得发愣。小伙子拍拍我的肩膀:“怎么着大哥,凭您这脑袋瓜儿您不应该不明白呀?人家管您叫作家。管咱叫什么?倒儿爷,奸商。您舍了钱买名声,我是舍了名声买钱。”

 

小伙子这一番话让老史一愣,也该让许多人反思。商人为的是金钱利益,那文人,作家,或曰知识分子,为的是什么?很多人以为,写写文字,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殊不知,写出去的字,实乃担在自己身上的责,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就得有风骨,就得有独立性。然而从古到今,总有那么些文人,愿意为五斗米而折腰,愿意充当当权者的走狗,实是舍了名声,舍了良心。这样一个没有良心的人算什么知识分子呢?还不如街边一个拾垃圾的,至少他还有为人的尊严。

 

文人,离了民众的信任,就什么也不是了。为文者,当慎之。

 

荐书

 

 

有人说现代社会的三大毒瘤分别是消费主义,性解放和成功学。不错,现代生活越来越趋于一种享乐主义,越来越缺少一种深层的思考。波兹曼从印刷时代写到电视时代,深刻反思了当今时代的娱乐性倾向。“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这正是我们身处的一个困境。

 

煞尾

 

每天晚上读读历史就发现天朝的恐怖,我们自小的教育就是一种一元的教育模式,什么都是一种标准。而今才发现除了马克思那一套还有各种各样的史观,于是大觉荒谬。只是天朝那些中学之后不再读史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呢?睡梦中思索吧。哎,活着真累也真痛快!看官们,祝平安!

 

4 Replies to “天朝观察(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