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观察(五)

天朝观察   2010年4月25日   第五期

本周哀悼记

先默哀一分钟……

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看我们打排球似乎很无语,他说我们非常放不开,纵使不会打,也应该有一点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吧。但他看不到。最后他神秘地问道:“这是为什么?”一童鞋低声说了两字:“教育。”老师特高兴,当场大叫一声:“对!就是教育!”接下来,我们就开始联想吧。功利化啊功利化,小编发现许多大学生对某些本身有意义但没有太大收益的活动常是一种敷衍的态度(如中国传统文化课外实践,一些无关紧要的课等)很多人只关心自己,不关心世界,对于专业以外的知识和社会各方面缺乏一种主动探求的精神,成一机器了,唉,我只是说说,让别人去分析吧!

看南风窗外的天下有没有书城

土豆映像节
来源:槽边往事
所以,最后组委会把金土豆奖授予《网瘾战争》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我参加过各种活动,来的人心猿意马,盼着早点结束,好去领纪念品或者吃免费餐。 而土豆映像节越到后来,网友原创的内容越多,气氛也就越是热烈。我知道《网瘾战争》和《打个大西瓜》势均力敌,后者胜在个人坚持和内容的广度,而前者是去 年最能表达网友心声的网络巨制,所以内心惴惴不安。当王微宣布获奖的是《网瘾战争》,人们一下子就沸腾了,全然发自内心。重播片段的时候,几乎每句话都能 引起一次掌声。我身边的东东枪老师在最后一段独白到来的时候感动忘形,大喊一声“好”,我坐在黑暗里,忍不住泪水长流,就和我第一次看这部片子时的情形一 样。我看到了看不到的自己人,我听到了他们无声的声音,那种澎湃的力量带着不可阻遏的势头从银幕上倾泻而下,我因为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而感到骄傲。

我想,这就是土豆映像节的生命力之所在。评委会最终把大奖授予《网瘾战争》,非常清晰地表达了我们这些评委的态度和倾向。艺术并不是生活的点缀,也 不是富裕阶层的消遣,它里面如果没有疯狂,没有热血和眼泪,那么它就一文不值。我们肯定《网瘾战争》,不如说是肯定作为网友的自己,肯定作为网络自身的文 化、趣味和审美。所以,它最终成为了一场狂欢,让每位莅临现场的网友都感觉那是自己的节日。
最近和朋友聊了聊美剧和国产剧,美剧题材广泛,想象力丰富,剧情很有创意,最主要的,它在带给观众乐趣的同时也带给了他们有用或是有意思的知识,同时它给观众以启发性,激发他们的想象和创造力。反观国产电视剧,大多是反映现实之作,有些说是有批判性但这方面我们都懂的,许多电视剧演的就是随处可见的现实,看完让人压抑或是感叹,它并没有给一个人带来真正的改变或是发展。往大处说,中国的艺术囿于固定化的内容,多是反映现实之作,而少有突破性的创造之作,这样的艺术,实际上失去了艺术的本来身份,它的作用也就只是让人凭空感叹一番了。当然,我们也看到许多不错的作品,特别是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网友的及其牛逼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像这个《网瘾战争》,还有《水脑袋》这些,想象之外也让我们沸腾,希望他们能有一个更好的发展环境吧。

游戏时代的史学家
来源:梁文道
電腦遊戲和讀書不只不衝突,有時反而相得益彰,玩得越多讀得越多,讀得越精也玩得越好。有多少人是因為模擬歷史遊戲才迷上了歷史?假如沒有這類遊戲,市面上歷史書籍的銷量會不會因此少掉一截呢?
看道长如何为电子游戏正名。看来小编下回得写写游戏回忆录了。

话说我们都是傀儡
也许我们比毛毛虫幸运一些,不是黄蜂的奴仆,但不论毛虫还是人类,寄生虫还是宿主,生物还是病毒,生命配方制造的身体,说到底,都是生命配方这个僵王博士的奴仆。
生命是一个神奇的玩意,小小寄生虫,乃至病毒这种RNA居然就这么公然地操控人类。难不成我们的个性和体内的那些入侵者有关?咳咳,三毛砣说,不就是一堆碳水化合物嘛,其实从本质上说,我们不过是一堆DNA和RNA。

继续大学批判
来源:薛涌
记者:你说过“上大学对许多人来说是一种经济行为,算的是投入产出。从投入产出的角度看,不合算就不应该上大学”,现在中国的很多大学生面临毕业即失业,高投入低产出,那还需不需要上大学?

薛涌:我看就不需要。不上大学可以干别的,一个木匠月薪还能5000呢。以前上大学是大事,农村户口可以变城市户口,现在无所谓了。在中国,跨国公司也有月薪百万的中层职位,虽然很少,结果却填不满,为什么?中国大学培养不出合适的人才,不上也罢。
朋友在推上扔了一标签,于我心戚戚焉:
#fuckchineseuniversity
看上去偏激,但你不得不承认,它是真实的。

众言堂

世界读书日

传说昨天是世界读书日,在天朝,这挺讽刺。
先看看什么是真正牛逼的读书人吧,小二,上图:

这是二战时伦敦一被炸掉的图书馆

再顺便摘些语句。
张鸣:
一个不读书的民族,有资格过读书日吗?

中国饭店多,按摩店多,书店少,所有的书店,都惨淡经营.在网上阅读,一受当局限制,二被低俗吸引,看女人大腿的,比看文字的不知多多少倍.

连岳: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尤其是烧掉的那些。

何三坡:
在一个文盲横行的时代,读书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他们中许多人对于食物的兴趣远远大于读书的兴趣。许多时候,他们面对几百元的饭局不假思索,而花几十元买本书却颇费踌躇。他们宁愿坐在电视机前看娱乐节目,而不愿去享受读书的乐趣,对于这样一群人,奥尔德斯·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有过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描述:人们会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而不愿意读书。他们将由于崇尚享乐而彻底失去自由,因为强大的技术敌人最终会导致其精神毁灭。机智而渊博的文化学者尼尔·波兹曼把他们称为文化白痴。在这里,我不想对他们多置一辞,因为他们甚至都看不见这样评价他们的文章。我们的评价对他们已然失去意义。

卡夫卡:
我们只该会读咬痛、蛰刺心灵的书。书如果不能让人有如棒喝般震撼,何必浪费时间去读。好像你说过吧?人们会去读书因为书让人快乐。天呀,没有书,我们也同样快乐;让人愉悦的书,有急需时我们自己都能写。人们真正需要的书是读后令人有如遭遇晴天霹雳的打击,像失去至亲至爱;或者让人有被放逐到荒郊森林,面对不见人烟的孤寂,就像自杀身亡。好书必须像把冰斧,一击敲开我们冻结的心海,我对此深信无疑。

读书啊读书,多少人误入歧途?我也身在迷宫中。

所谓道德优越感
哀悼日变得很像一场闹剧,这不是说哀悼是不对的,而是有些人以哀悼之名把一切“上纲上线”,这些再次凸显出天朝的荒诞性。光良,张震岳们不过是在哀悼日中不过是写了一点生活的平常记录,就被人斥为没良心,没情义,被痛骂一番。这一切都让人想起文化大革命的疯狂年代,那是个没有道理可讲的世界,就如现在。一帮人平日里娱乐起来疯得和什么似的,在这一天突然变得无比严肃,只要看到一个面露喜色的家伙,就群情激愤,将其痛贬一顿,以此来满足他们那虚无的道德优越感。
天朝的人们,似乎习惯了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炮轰别人,却从不去想想自己的道德处在什么水平,而潜藏在内心的嫉妒和破坏欲便藉着道德的借口倾泻而出。这种愤怒让人失去理性和判断力,只是由着自己的情感去行事,看到别人在骂,自己也冲上去叫叫,似乎这样就显得自己不低俗了。我们太依赖于情感了,又有着太多盲从和阴暗心理。须知,人有其行动的自由,只要他的行为不构成对他人权利的侵害就行。更何况,一个人在哀悼日里微笑并不能说明他就没有同情心,而一个人在这天的哀悼,也并不能证明他悲天悯人的情怀。这样的行为,只让我们看到,我们离理性文明还很远很远。

荐书

对读书感到困惑的人来说,这是很好的指南,偏理论,觉得晦涩的童鞋们可以读《越读者》

尽头

信息的乱流冲乱了我们,王小峰说:“我认为在当今教育比较失败的年代,25岁以下的人都不该上网,因为这样会让人变成傻逼的时间会越来越长。珍爱你的青春,远离你的破浏览器。”陈丹青曰:“网络、博客近年火,实在是大家无聊。顶好的去处,还是书店。”愿我们好自为之。

4 Replies to “天朝观察(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