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观察(九)



天朝观察 2010年5月28日 第九期


现在开始通宵供电,我也重新回到了读书的轨道,虽说这两者也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放眼天朝,老戏剧还在上演着,我们也就看着,别忘了纪念。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到长大后面临的环境,都决定我们这一代是非常功利的,非常被动的,也是非常愚昧的一代。一些历史被很小心的保护起来,八十年代或者更早的自由思想的一些碎片,只是依稀留在我们的集体无意识里了。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发现被掩盖的真相?令我不寒而栗的是,我们这一代正在渐渐失去思考的能力。陈丹青在《退步集续编》里,提到一个学生曾经向他发问,有点发急:“为什么你认为记忆那么重要?我们为什么要记得这些事?”他心中一定是非常之悲凉、非常之绝望。

回想起深夜看《上学记》的时候我是无比激动的,但这激动和现实完全不搭调。一个是西南联大的幸福和自由,一个是现在普遍的焦虑和无处不在的束缚。如果他们在民国时代的大学中还能感受到战火中的幸福,为什么我们在现今这个和平年代却变得虚无和痛苦了呢?何兆武对西南联大如此怀念,想必对现在也是很失望的。面对黑暗,我也茫然失措,如果我能解放自己,我也就很满足了,至于其他人,就给他们看看这个真实的世界,然后让他们去选择吧,我总觉得,一个人终归是要靠自己。


罗永浩:

我觉得我不用站到道德的制高点上,我站到哪,哪就是道德制高点。我不敢说我是一个完人或者是一个圣人,但是在我这37年的生命里,确实我在身边的人里极少见到道德方面,自律方面,原则性方面比我对自己要求更严的人,只是我嘻嘻哈哈惯了,他们有的时候把这句话当成玩笑。

最近朋友把老罗的《我的奋斗》借给了我,我就顺便看了一圈。去年科学松鼠会搞活动的时候,我得以见过罗胖子一面,当时觉得他挺淡定挺搞笑。看完书我才算对他有一些了解,在成功学泛滥的今日,这本书还是值得一看的。这个可爱的胖子告诉我们真诚和常识,告诉我们犬儒主义的危害和所谓“成熟”的恶心,它让我明白,在这样一个社会中去做一个正常的人,其实是要很大的勇气的。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对这样的书不只是看看而已。


  • 再见,卢安克

我不是本国人,还是去管一些外来人不应该管的事情,使得本国人有些难受。为了不伤害你们的自尊感,我是不应该管留守儿童的事情。但如果我放弃,我的学生又很难过。这种矛盾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不让外面的人知道,就没有人因为我的行为而难受。

社会对我的关注也已经超出了我的承担能力,我承担不了社会反应所带来的后果、责任和压力,也就不敢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的事情。因为这些,也因为媒体给我带来的压力,我只好把我的博客关闭起来。关闭也只是因为我不想再引起社会上的反动。请你们理解我这个完全自愿的决定。

最终还有越来越多人为我难受,但我真不希望别人因为我而难受。

以上是卢安克被迫关闭的Blog上告别的话

最开始看到卢安克的名字,似乎就是在柴静的这篇文里,当时我好像没有认真去看,直到今天,我才重新仔仔细细看了一回。卢安克的话很有些禅意,却也很真。我想起当时网上各种人对他动机的猜测,突觉好笑,一个生活在弱肉强食世界中的人怎会相信卢安克那种无目的的天真呢?

看到这个德国人,我又想起了丁大卫,那个高中时曾影响了我价值观的人,他们都是外国人,也许本可以过着优裕的生活,却来到了中国最贫困的地方办很多人嗤之以鼻的教育。对此,很多人不能理解,他们生在这样一个犬儒逐利的社会中,不明白跑到深山中去可以给自己带来什么。

我还记得丁大卫说那些美国梦,那些车子房子和女人,但很奇怪,他放弃了那些东西,他说夜深的时候要问问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卢安克说城市给他一种虚幻感,那种现代化的玩意和他眼前的乡村比起来,太不真实了。这里缺水,缺电,缺信息,或许还缺少爱。他为学校义务教学,不收一分钱,却因为另类的教学方法影响了升学率而被开除。这正是一个正常人碰上不正常的社会所得的遭遇。最终卢安克去了那个叫板烈的村庄,那个贫穷到可以让他安然进行自己的教育试验的地方。他不愿呆在城市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城市里他不能安心做研究,他一直在研究教育,并在博客上发表。我不知道他的认真是否让一些体面的教育家或者校长汗颜。有多少人真正为学生想过,为教育本身的目的想过?卢安克对中国的教育批判甚多,而这样的教育造出来的人却去嘲讽这个德国人,一切都是如此讽刺。

关于他在中国的遭遇,关于教育问题,我不想多说,老戏而已。只是这样一个人却受到如此伤害,我有些难以释怀。他肯定也不能明白这儿的神奇逻辑,千里迢迢来做志愿者却遭到这儿的人封杀。你不能做坏人,也不让你做好人。这中间有着太多的吊诡和悲哀。

当我们在该死的教育体制中洋洋自得时,当无数人踩着别人的尸体纸醉金迷时,会有多少人来看看这个叫卢安克的德国人?又有多少人会像他这样做?

哦,我当然不是要你去深山里去过你所不能想象的贫苦生活。但是,你面对过自己的良心吗?你敢看看卢安克那清澈的眼神吗?

我不知道卢安克是否还能留在中国,如果可以,那我们就不要再去打扰他,如果不能,我们又能怎样呢?也只能是道一声再见了。

丁大卫:
每个人都应该问问自己的内心,这些是不是你真正想要的?你的心踏实吗?满足吗?平静吗? 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你的灵魂,你的内心,是会和你说话的,会问你,你究竟为什么而活?不要忽视这个,不要随便吃一片安眠药把这些念头压下去。

卢安克:

我的兴趣和他们的不一样,我对消费不感兴趣。如果我不能追求我感兴趣的事情,我也会缺少一些感受,会因为得不到这种感受而饥渴。对消费生活的追求只会让我萎缩,甚至会让我失去对于生活的信心。

有的学生问我:”什么是最幸福的生活?”我说:”能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是最幸福的。比如,我想当研究家。”他们又问:”可是当研究家需要条件、需要认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当的。”我说:”如果还要追求认可,我就要活得太累。我虽然没有得到认可、任务、工资和研究的资料,可是我可以自己发现任务,在没有可研究的材料时,我可以自己去做实验,然后来研究我自己的做法。这样不是能满足我的兴趣吗?我不能要求别人做我想研究的事。”

听说县政府里有人说我这个人很傻,不懂得去好的地方。根据他们物质主义的价值观,他们无法理解除了消费之外还有其它可追求的东西。

对我来说,现实的生活是那种炎热又没有水喝、很累又没有地方睡觉、付出劳动力又没有回报、想听音乐可是除了学校的广播之外都没有机会听、想写和发资料但很少有电脑、电或电话线的生活。而有电、能上网又有饮料喝的生活往往只是在梦想中存在。如果我得到,这些也会很快被别人用完或用坏了。在我熟悉的生活环境,一个学生一星期的伙食费是2元钱。

在”现代社会”中的人好像最喜欢那种尽可能刺激、好玩和不清醒的生活。清醒的生活反而让他们难受,在清醒状态下,他们不喜欢做事。关手机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一种练功的状态。连农民也在追求刺激,他们最怕的是安静和闷。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也很不现实,我不仅适应不了城市竞争刺激的生活,也不愿意在这种幻想中去生活,我想要的是真实。

如果来观察世界上的发展,比如科学的发展,包括原子弹等等,再想像我们仍然只去思考自己范围的事、继续只思考对于自己党派和家人的利益,对整个人类来说不是很危险吗?有了像原子弹那种技术,人们就必须为了全人类而思考。如果只有科学的发展,可是人的思想和做法并没有发展,我们就会把我们自己互相消灭掉了。所以可以说,”不是为了钱,而只因为有兴趣才做事”,不是一件难得的事,而是一件必须的事。

很多人过得很可怜,天天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然后他们就用钱买的东西来安慰自己,让自己忘掉不能做理想的事。我的情况不一样,我直接去做我愿意做的事,所以我也不需要拿物质的享受来安慰自己。有人说,他们也想做自己愿意做的,也想做自由人,不过追求这些而不追求(死后都要放弃的)钱在社会的眼光中是不可理解的。在我想不管别人的理解时,他们说”不行,你没有得到承认,也没有生活保障”。不过我认为:生命长远,可是为了得到社会的承认永远要做不愿意做的事,不如生命短暂,可是做了自己愿意做的事。

详见:这样的生活是为了什么?


你说,遗忘,没什么大不了。
我说,我要为反抗遗忘而拼到底,纵使这是场永不能胜利的战争。


2 Replies to “天朝观察(九)”

  1. 是否我们都想要自由
    我没有关系
    你可以假装没事离开这里
    一切好安静
    我只是想把情绪好好压抑

    走的时候记得说爱我,爱我
    说爱我,说爱我
    难道你不再爱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