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Review:私人史

“很多人过得很可怜,天天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然后他们就用钱买的东西来安慰自己,让自己忘掉不能做理想的事。我的情况不一样,我直接去做我愿意做的事,所以我也不需要拿物质的享受来安慰自己。有人说,他们也想做自己愿意做的,也想做自由人,不过追求这些而不追求(死后都要放弃的)钱在社会的眼光中是不可理解的。在我想不管别人的理解时,他们说”不行,你没有得到承认,也没有生活保障”。不过我认为:生命长远,可是为了得到社会的承认永远要做不愿意做的事,不如生命短暂,可是做了自己愿意做的事。” ——卢安克

印象史铁生

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起得很早,准备在图书馆看看书。刚到不久,接到了亭子的短信,一看竟是史铁生的死讯。当时我有点晕乎,在google上一搜没啥结果,再到twitter上一搜,才知真是如此。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本来还想等着他再写几本书的。铁生哥身体不是很好,透析是要经常做的,鬼门关也去了好几回,可竟然去得这么突然,脑溢血,让人猝不及防啊。其实也有挺久没读他的书了,此时他书上的片段和当时读书的情景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