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碎语

鲁迅曾指出:“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我们正是有着太多冷笑的看客,而太缺这样肃然的看客。去年和星爷闲扯,论及自由意志是否存在。星爷淡然一笑,“这是个不确定的东西,但我们现在要相信自由意志,唯有如此,我们才有活着的理由。”无论从理论上怎么去论证存在的虚无,我们还是要活着,这就是答案。

七宗罪断想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一些宗教的想法很极端,比如基督徒们认为骂人也是犯了罪行,因为当一个人咒骂别人的时候,心里就有了杀人的念头,在教徒们看来,心里所想和实际所为是同一的。原罪论在西方是有非常大的影响力的,而在中国这个缺乏宗教的国度,许多人便不能理解。昨天看了《七宗罪》这部电影,它具有很强的宗教意味。杀人者(John)的杀人行为在电影里是一种传道,七种惩罚对应七种罪行:饕餮,贪婪,懒惰,淫欲,骄傲,嫉妒,暴怒。而对于每一个被惩罚者,John都没有直接杀死他(她),而是利用这七宗罪让受害者自受其罚,也包括他自己(当然这里的嫉妒罪感觉也有点牵强)。片中的各种表现和场景都让人感到非常绝望,但如果John真正作为一个传道者的话,他自己则不会有这种绝望和仇恨,他的杀人只是为了警醒世人,不要背离神,要记得忏悔自己的罪。从一个基督徒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的未来会是美好的,所有的罪恶都会被消除,千禧之年,人和神将会和谐相处,这样看来这部电影的内容就是一种传道。但如果站在宗教之外来看(并不是不顾及其中的宗教意味,John在这里绝对不是一个疯子或仇恨人世者),这部影片展现给我们的是一片绝望,一方面不得不承认John说的是对的,另一方面也不知如何去拯救这人世的堕落。如果有神,那当然再好不过,但如果没有呢?有时候我们平时活着也没觉得什么异样,但从一个教徒的角度去思考的话,这个世界确实是异常罪恶的,这种极端往往显得更加真实,只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反而四处吹嘘人类的伟大。这点必须要警惕,无论信神与否,人存在于世还是要谦卑。至于人间的堕落,我个人认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救赎,也许我们还可以活下去,也许我们会死于自身。当然,我是不相信乌托邦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用超越来抵抗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