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碎语

鲁迅曾指出:“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我们正是有着太多冷笑的看客,而太缺这样肃然的看客。去年和星爷闲扯,论及自由意志是否存在。星爷淡然一笑,“这是个不确定的东西,但我们现在要相信自由意志,唯有如此,我们才有活着的理由。”无论从理论上怎么去论证存在的虚无,我们还是要活着,这就是答案。

《社交网络》乱想

进了大学之后电影就看得很少了,和周围的同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最近看的这部《社交网络》还是挺不错的。片中的故事自然是有些虚构,但要表现的东西还是能让人看到的。之前不太了解天才人物Mark Zuckerberg,看完之后让我兴奋不已。我觉得一双亘古不变的拖鞋就能说明这一切。还有他那不离身的本本,随时随地疯狂工作,包括片子开始不久的他创建facemash的过程(超喜欢这一段),哦,可惜我不是这样的人啊。

历史会证明这一切

他们都说,那是一个无法复制的夜晚。自那以后,中国摇滚走过了它的巅峰,日渐衰落。多年以后,已经发福的何勇说道:“张楚死了,我疯了,窦唯成仙了。”当年的魔岩三杰现今则各有各的落魄,告别革命之后我们也告别了摇滚。很遗憾,我没有赶上那个时代,看了很多人的回忆,我也开始怀念起那些我并没有经历过的青春。那时的人们有愤怒也有希望和期待吧,年轻的孩子可以一边怒吼一边歌唱,可以扛着一把吉他走天下,他们为了真理为了正义绝不会抛弃哥们。94年的那个夜晚,窦唯一身中山装,儒雅迷人;张楚坐在凳子上安静地唱着,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蚂蚁没问题。而那天的何勇则是最为疯狂和激情的,海魂衫与红领巾的跳跃,也只有他,敢说四大天王除了张学友以外都是小丑。钟鼓楼毫无疑问是那晚的高潮,“三弦演奏,何玉生,我的父亲”“笛子,窦唯,窦唯”“今天的钟鼓楼,跟以前的不一样”“吃了吗?”“今后的历史会证明这一切”这些话如此令人难忘,它们同那些音乐,鼓点和蹦跳一起成了不再的传奇。

青春盛宴

其实足球只是一个青春的象征或标志,有人愿意为足球而死,就像有人愿意为革命而死。我喜欢这样的人,我是说他们愿意去死,为了他们所热爱的事,要知道,热爱生活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也想像他们那样,却又没有那突破的勇气。